2020,我们需要相同的感受

来源:《现代物业·新业主》     发布日期:2020-02-21 15:14
人们在缅怀刚刚过去的2019年时,不约而同又相互提醒那个一年前辞旧迎新的箴言:“过去的一年或许是过去十年里最坏的一年,但也许是未来十年里最好的一年”。有口无心的和心有所

原载于《现代物业·新业主》2019年12期/总第479期
 

人们在缅怀刚刚过去的2019年时,不约而同又相互提醒那个一年前辞旧迎新的箴言:“过去的一年或许是过去十年里最坏的一年,但也许是未来十年里最好的一年”。有口无心的和心有所指的,都传递出了对新年一份沉重的忐忑。
 

其中令人感到困惑的问题是,什么是坏,什么是好?对谁是坏,对谁是好?
 

当代信息社会里,世界观、价值观和人生观已经不再像封闭时代仅存单一标准,只能容许少数人发声——尽管还有人希望这样做。人们谈论的也不再是彼此的喜好,譬如那些公平和正义的话题,从更容易达成共识的层面上来说,而是这个时代以及这个时代发生过或即将发生的一切,会给自己的利益带来什么。
 

在掠夺型的社会关系中,利益逻辑是我有你无,此消彼长。总有几家欢乐几家愁,你们认为最坏的时候,对有些人而言正好不是。
 

在合作型的社会关系中,利益逻辑是互通有无,循环再生。幸与不幸都是毛毛雨,你开心时旁人都在相互击掌,你的困顿别人也感同身受。
 

利益逻辑所引导的社会关系,在新旧时代交替之际,引发每个人对自身利益之祸与福的担忧和恐惧,才是人们判断所谓时代好坏的深层原因。
 

我们的不安全感,首先是来自对自己财产的不安全感,进而延续到因财产的不安全感带来对生活质量和生命质量的不安全感。我们不会因为三观的不同而产生根本性的担忧和恐惧,除非这样的不同被引诱到了严重的纷争进而导致社会撕裂,将原本脆弱的合作型社会关系推向了掠夺型社会关系,最后的结果必然是,只有极少数人站上了利益的顶端,其他的人,则依次按其与胜出者的依附关系从金字塔尖往下排序,从而形成一个短暂稳定的掠夺型利益关系。
 

然而这并非是掠夺型社会关系能够长期稳定的形态。由于信息技术的空前发展,封闭的社会和封闭的阶层都很难形成,利益的边缘地带和势力范围已经错综复杂互换过于频繁,一行吃定百行、一业操纵百业的可能性已经不复存在,更容易形成的是各个利益堡垒,在各自资源形成相对优势时轮流吃定其他多方。许多人相信,找到自己的堡垒并投靠其中,才能找回自己在其他利益堡垒面前的损失,平衡自己在没有利益依附时的不安全感。
 

我相信人与人之间彼此愉悦和信任不是因为你告诉了我什么是好什么是坏,而是我知道你不要我做的也正好是你自己也不愿意做而且也真的不去做的,同时我知道你希望我做和要求我做的,正好就是你对自己的希望和要求并且真的去做了。如果我知道,除了我们的说法一致以外,其实你对好与坏的真实感受与我不一样甚至刚好相反,这怎么可能让我相信,我们迎来的是一个好时代?
 

2020,无论是好是坏,我们都得迎接您!

 

上一篇:物业从产权人分类和公共物业的价值判断

下一篇:没有了

    
协会简介 | 联系我们 | 诚邀合作 | 版权声明 | 广告洽谈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北京路(北站)SOHO俊园大厦10栋2单元3209室
客服邮箱:ynwyxh@126.com 客服电话:0871-65700601  邮政编码:650224
滇ICP备13000514号-1